江山市门业定制家具协会

预警点首页 > 预警信息>互联网家装 VS 定制家居,谁能干好最后一公里?
预警点介绍

江山门业对外贸易预警示范点,由江山市门业行业协会具体实施,有专职工作人员三名。是以江山市门业行业为基础,以现代化的信息技术手段为依托,以政府指导、行业组织和重点企业参与相结合的方式,建立起全面、制度化的预警信息收集、分析和发布机制,指导全市门业出口企业应对国外贸易壁垒的预警和防范工作,促进我市门业出口的持续、快速发展。

负责人
负责联系人:郑女士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17757083712
网站
http://

互联网家装 VS 定制家居,谁能干好最后一公里?

2023-03-15 来源: 木业网

近日,字节跳动上线了一款独立APP“住好家”,主要为用户提供全屋设计、标准化施工以及售后保障服务。“住好家”曾是字节“住小帮”旗下的一块家装业务,除了线上业务以外,还在北京朝阳区开设了线下门店。如今,“住好家”以独立APP形式出现,意味着字节在家装业务上或许会有更重磅的投入。

事实上,除了字节以外,不少互联网大厂都曾涉足家居家装业务,但既有人入场,也有人离场。到底家装业务有何吸引点,能引得资本丰厚的互联网大厂也纷纷涌入。与此同时,进军互联网家装的平台这么多,谁才能做好深入消费者家中的最后一公里服务;对平台们来说,拥有“钞能力”能否帮助它们更快到达终点;对定制家具及线下家装公司来说,互联网大厂又是不是可怕的竞争对手?

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家装业务

以字节为例,其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围绕居住的业务体系,包括一站式家装服务平台“住小帮”、自营家装品牌“住好家”、房产信息平台“幸福里”、线下房屋经纪“小麦房产”,基本上可以满足消费者从选房、购房再到装修的一条龙服务。

其它互联网大厂在家居家装上的布局虽然没有字节这么全面,但入局时间也比较早,以阿里为例,其早于2010年就成立了家装e站,是依托于阿里天猫平台的家装O2O公司。

此后又先后成立了淘宝极有家,以及自有家居安装品牌“躺平”,后来改名为“每平每屋”;今年4月,阿里又开发了一款名为“屋颜”的App,融合了“种草+电商”的运营模式,主要推广阿里自营品牌homearch的家具、家纺、餐厨等商品。

而另一互联网巨头京东,则采取“两手伸”的战略方式,一方面积极引进丝涟、TOTO等品牌扩展家居家装品类,另一方面同时上线家居建材业务,并推出“京东家”为消费者打造线上家装一站式服务,包括搭配选购、找设计师、以及装修案例等,打通设计和服务环节。

总结起来,是几种不同的家居业务布局模式:

**类,是以天猫、淘宝、京东为代表的“平台模式”,阿里和京东本来就是互联网电商平台的代表,其特点是具有庞大的用户粘性,并自带流量。

但这类平台自身缺乏“家居基因”,往往都是通过收购、投资、战略合作的形式,获得家居全产业链的资源优势,再通过平台进行整合,包括推出设计、家装、导购等服务,核心目的还是为了推动平台上商品的交易。

第二类,是以抖音、贝壳为代表的“垂直模式”,跟以撮合资源为主的“平台模式”不同,“垂直模式”的企业均选择亲自下场做家装。

据悉,“住好家”目前的设计师人数为33人,工长人数60人,在施工数量为120个,处于行业平均水平。以房屋中介起家的贝壳,也通过收购圣都家装,建立全新的家装品牌被窝家装,向家装业务发起冲击。

第三类,则是家居、家电品牌发起的“家居一体化平台”,比如海尔智家旗下的三翼鸟、国美旗下的打扮家,这些平台布局互联网家装业务的出发点,是通过终端家装业务,将流量反哺给上游的家电业务,增加品牌在全产业链的号召力。

第四类,则是以百度、大众点评为代表的“广告模式”,比如百度的“装馨家”,主要为消费者提供资源对接,以前端流量优势试图在家装行业占据一席之地。

互联网巨头为何押注“家装”

不难看出,互联网巨头瞄准家装市场,早已不是这一两年的事情,家居新范式认为,巨大的市场规模,是企业前仆后继涌入的主要原因。

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我国家装家居市场总体规模将在 2025 年达到 5 万亿元左右,在2030年达到7万亿元左右,年均增长率超过6%。其中,存量房装修成为家装家居市场的主要需求来源,存量房装修市场规模 2025年有望达到3.34万亿元。

此外,对互联网平台来说,家居家装业务也是一个能更好发挥自身流量优势和数字化能力的“好市场”。当下的主流家居消费群体几乎都热衷于网上冲浪,消费者在选购家具时,也特别喜欢在社交平台寻找灵感,而互联网平台往往具备较高的数字化能力,可以更好实现虚拟设计、搭配等功能。

最后,像海尔、美的、国美等原本就有家居业务的品牌,押注互联网家装的目的就更为明显,主要是希望聚拢更多流量,为自营品牌产品带货。

不过,“杀入”家居家装阵营的平台虽然多,但能留下的却不多。比如国美旗下打扮家,早在去年底就开始传出裁员消息;天猫e站早些年也曾被曝光济南站点老板卷款300多万跑路,80多名业主退款无门。家居新范式发现,对线上平台来说,如何甄选线下合作商,也是一大难题。

即便是深耕互联网家装多年的专业类平台,也不见得就一定能如鱼得水。成立于2008年的线上装修公司土巴兔,已经算是行业里的资深玩家,它从2018年开始多次冲击IPO,却始终铩羽而归,与公司始终较低的盈利能力有关。

为何对互联网平台来说,“家装”这块硬骨头会如此难啃下?

首先,是术业有专攻。互联网平台虽然拥有较高的知名度,但来到家装市场,其也变成了一个“新人”。家装行业看似低门槛,但当中涉及大量人与人的沟通环节,包括设计、施工、选材、验收、安装等,有时候“过江龙”反而不及“地头蛇”。

其次,是家装链条过长,品质不好把控。家装市场比较明显的特点就是低标准化,客户的差异化需求会导致装修方案和用料相差甚大,而且装修师傅的个人能力也会影响最终的交付效果,对于惯于执行标准化的互联网平台来说,要形成规模体系,还要保证交付品质,难度系数非常高。

最后,互联网平台在家装产业链中并没有那么重要。对于平台而言,更喜欢是将家装做成“标品”,以尽快完成信息撮合,实现流量转化。但平台的存在并不能直接改变装修过程,它只是改变了交易模式,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,客户支付了高客单价,却未必能换回更高质量的服务,平台的存在便略显鸡肋。

互联网家装将威胁到谁?

但是,家居新范式认为,互联网家装的出现,还是对家居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威胁。本质上,互联网家装正是整屋定制的一个自然延续,是由家装消费者的基本需求所决定,消费者希望获得更高效、更便捷、体验感更好的家装服务,互联网家装也才应运而生。

从这一点来看,互联网家装跟全屋整装之间必有一战,而胜出的关键,则是谁能更有效地组织起家装产业链的各要素,以及谁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?对家装行业而言,运营效率以及用户体验才是根本。 

因此,互联网家装想要挑战全屋整装,以字节、贝壳为代表的“垂直模式”,似乎更能克服平台末端服务能力不匹配的问题。就像上文所提到的,如果互联网平台只是以“信息撮合者”的身份入局,其很难把控家装服务的质量,也无法快速提高末端的运营效率。

我们可以对比“平台模式”的土巴兔、齐家网,以及“垂直模式”的爱空间和贝壳:土巴兔屡次冲击上市失败;而2018年上市的齐家网,今年上半年营收下滑至4.32亿元,净亏损更扩大至5708万。相较之下,爱空间2021全年业绩突破15.5亿元,同比去年增长42%;贝壳家装三季度实现收入超18亿元,环比增长了34%。

亲自入场做装修的“垂直模式”,显然在经营效率和服务质量上更占优势。以字节的“住小帮”为例,截至2021年8月,其行业渗透率已达59.1%,月活用户较2020年1月增长了5.4倍。

毫无疑问,互联网家装早已不只是家居企业的天下,互联网平台对家居家装市场的渗透,早已一步步深入,从单纯的信息撮合平台,到亲自下场做家装,再到打造具有设计感的生活空间,家装战事早已越来越卷。

比如被窝家装运用VR、AI、AR、大数据等新技术,实现智慧家装,真正做到家装服务可控,不断提高家装效率;爱空间早已提出“家的本质是对生活方式的满足”这样的理念,将家装竞赛从标准化提升至生活方式,为家装带入更多温度。

家居新范式认为,来到互联网的下半场,谁能对消费者说出“新故事”,谁能进一步整合供应链,谁能不断提高经营效率,谁能将家装这件“难事”标准化,谁便最有机会摘下这场赛事的桂冠。